上海数学教育走向世界

博客 2020-06-11 阅读:11

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撰写教育工作专题报告

国际数学教育会议是世界上最高水平和最大的数学教育学术会议。面对来自悉尼、澳大利亚和檀香山的激烈竞争,美国、上海和中国最近成为2020年第14届国际数学教育大会的东道主。

在2009年和2012年的两次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测试中,英国教育大臣前往上海进行第一线检查。从中英数学教师的交流到上海数学教材进入中小学英语课堂.多年来,上海的数学教育一再赢得世界的关注。

“上海数学教育的成就得益于多年来课程改革的不断推进。在课程理念、课程实施、评价改进、教学和科研支持等方面探索了科学的理解和有效的方法。这些成就与整个中国进行的基础教育和教学改革密切相关。可以说,上海把中国自己的教育智慧贡献给了世界上海市教育委员会主任鲁静说。

上海数学教育举世瞩目

曾几何时,在教育、科学和技术领域,有些人注定称自己为西方,但他们对周围的创新和经验知之甚少。近年来,在基础教育领域,上海中小学数学教学丰富多彩,吸引了西方国家的频繁青睐。

上海学生连续参加了2009年和2012年的PISA测试,他们的数学素养得分在所有参与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一。特别是在2012年以数学素养为重点的PISA测试中,上海学生在数学素养测试框架的内容、过程和情境上均排名第一。

PISA测试结果公布后,来自英国、美国、南非、加拿大等国家的教育官员和专家访问了上海,交流信息。美国著名学者托马斯弗里德曼在访问上海后,于《纽约时报》年写了一篇文章《上海的秘密》,向世界介绍上海教育的成功经验。

自2014年以来,英国教育部邀请了来自上海初中和小学的八组数学教师到英国任教。与此同时,英国数学教师被派往上海接受培训。来自两国100多所学校的547名教师参加了教学交流活动。英国把上海数学教师的教学方法概括为“掌握数学模型”,并在中国推广。它建议在全国8000所学校的一至六年级使用数学教科书,在学区建立教学和研究机构,并努力学习“上海经验”。

上海数学改革的秘密是什么?

“在过去的20年里,如果说上海的数学教学实践有一条始终如一的主线的话,那就是自1998年以来继续进行的第二次课程改革。上海由此理解了数学中“学什么”和“怎么学”这两个基本问题。课程、教学、评价和教学研究形成了走出数学教育独特道路的合力。”上海市教委教研室主任徐殿芳说。

“学什么”是正确理解数学“基础”的问题。数学素养的形成离不开坚实的基础。只有正确理解“基础”,才能正确解决学习内容与数学课时总量之间的矛盾,才能明确强调基础与发展能力之间的关系。

如何从注重知识传递转变为注重知识建构与问题解决的结合,最终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如何充分发挥信息技术在数学教学中的作用和价值?如何推进评价方法的改革,从追求学术成果到追求学术质量?这一系列“如何学习”的问题指向教学方法范畴中的组织、认知和活动的改进。

从时间上看,上海数学课程改革已经分阶段实施。每个阶段侧重于课程、教学、评价等环节。它不仅抓住了教育与教学的关键环节,而且将教育与教学结合起来,最终达到提高学生数学素养的目的。

1997年,上海市教委颁布了《进入21世纪的中小学数学教育行动纲领》,为上海市中小学数学课程改革提供了一个思维框架和行动策略。1998年,随着上海中小学课程与教材改革“二期工程”的启动,数学课程改革研究项目也同时开展。

第一步是确定课程标准和教材。2004年,上海完成开发并颁布《上海市中小学数学课程标准(试行稿)》。

新教材力求在内容选择、编排和呈现上体现课程标准的理念、目标和教育价值。如探索“学习情境、学习方法一致”的内容整合、“高观点、低起点”的内容组织、体现数学应用的问题情境设计和探究实践活动等。

上海市教委教研室初中数学教师、研究员刘达表示,上海的数学教材强调数学与实际生产和生活的联系,通过应用加强学生对基础知识的掌握。“例如,方程思想是一种重要的数学思想。教材的相关内容从初中转移到小学,教学从应用开始。又如,向量的概念在物理学习中非常有用。教材将向量的初步学习从高中转移到初中,使学生尽早形成数形结合的向量思想。这种想法在兄弟省份的教材中是找不到的。”刘达说。

有了课本,第二步就是把它付诸实践。上海首先在60所学校启动了新的数学教科书试点,然后在2008年推出了新的教科书。经过不断改进,它一直沿用至今。

数学教学的难点在于让学生建立对数学知识体系的完整理解。上海非常重视“概念变异”和“过程变异”等方法的研究和实践。在教学中,强调对数学概念的多角度理解,设计阅读、观察、探究和交流等数学活动,引导学生体验数学概念的抽象和概括过程,归纳和演绎数学原理,体验数学思维方法,积累数学活动经验。

从“学习结果”的角度出发,上海为每个学习环节编写《数学学科教学基本要求》,帮助教师更好地理解“基础”与课程目标、学习内容和学习水平的关系,以便在教学中根据实际学习情况更好地使用新教材和实施课程标准。

计算器能被引入数学课程吗?经过多年的探索,上海给出了肯定的答案。课程标准明确指出,应加强现代信息技术与数学课程的整合,推进数字化数学活动。因此,高中数学教材中设计了许多特殊的研究和实践内容。

数学教育的第三个关键步骤是评价。针对以往数学学术评价重知识轻能力、重结果轻过程、重纸笔轻活动的状况,上海市开展了兼顾过程与结果、质量与公平的数学评价改革。近10年来,借鉴PISA考试方法,通过基于课程标准的教学与评价项目的研究与实践,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数学学业质量评价体系逐步形成。

这样,“课程-教学-评价”三位一体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教育活动闭环,保证了上海数学课程和教学的易操作性、可推广性和有效性。

在城市学校开展三级教学和研究,收集和分享教学经验和智慧

如果还是有那么一个

在数学课程推广期间,上海以共享资源和经验为出发点,采取“点、区、面实施”的教学研究策略,城市学校的教学研究部门以专题讲座、课堂观察活动和展览交流为主要教学研究形式,正视问题、探索方法、分享经验。

在数学课程深化期,上海采取“主体化、系列化、实证化”的教学研究策略,将教学实施中的关键问题转化为合作项目或课题,并结合专题教学研究活动,实现数学教学中关键问题的突破。

近年来,上海中小学数学教学与研究每年都有一个主题。如2012年的“数学阅读”,2013年的“数学交流与表达”,2014年的“数学课堂对话”,2015年的“深化学科教育实践”等。通过这些教学研究主题,城市学校形成了研究协同和教学研究话语体系,并逐渐形成了“以实证支持教学研究”的意识。

刘达认为,上海的数学教学和研究正在发生深刻的变革。教师和研究人员的角色不再像过去那样是自上而下的教师“指导”,而是逐渐转变为组织者。以专题研究为起点,更多的教师和研究人员、骨干教师、青年教师等按照不同的类型和层次以团队的形式聚集在一起,相互激励,相互合作,形成经验,然后依靠团队实现更有效的提升。

例如,上海有一个“五区五校和初中数学教学研究联合体”。团队成员包括市初中数学教学研究中心小组、区数学教学研究人员、学校领导和数学教学研究小组成员等。每学期开展一次专题讨论活动。

今年上半年,协会的活动主题是“定理教学”,并开展了七年级“三角形内角和”听力与评价活动。在单元设计、类比推理、情境介绍等方面进行微观报告沟通。还利用移动信息技术进行在线交流和评价,实现教学研究者和教师之间的深度交流。

浦东教育发展学院的初中数学教师兼研究员徐莹对此深有感触:“轮流举办教研示范活动不仅是一个总结提炼的过程,也是一个成果共享的过程。教师不仅要竞争参与并从中受益,还要激励不同地区的教师和研究人员。”

“各级教师和研究人员的积极性已经调动起来,每个人都愿意参与项目研究和教学分享。这样,可以更有效地发现和研究课程实施中的难点和共性问题,提高数学教学的整体水平。”刘达说。

简短评论

坚持教育自信办好中国特色现代教育

从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考试大赛到将上海数学教科书引入英语中小学,上海的数学教育一次又一次赢得了世界的关注。其背后是上海坚持20年数学教学课程改革,中国立足本土全面推进基础教育教学改革,中国教育工作者坚持教育自信,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道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理论体系和教育体系,不断向中国特色现代教育前进。

曾经,我们的教育越来越差。我们先后学习了日本、欧洲、美国和苏联的教育理念和教学方法。今天,我们在短短几十年内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教育体系,将教育的整体发展水平推向世界前列,培训了数亿工人,支持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创造了世界闻名的教育

目前,我国正处于从第一个世纪目标到第二个世纪目标的关键阶段。世界各国的教育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谁能抓住教育改革的机遇,谁就能真正建设属于未来的教育。上海数学教育的经验和中国教育发展的成就告诉我们,我们有信心坚定地教育自己。我们不应该因为这样那样的问题而有偏见和贬低自己。中国有5000多年的文明史,孕育了无止境的学习、无课教学、因材施教等深刻的教育思想。中国有着独特的历史、文化和国情。照搬其他国家的经验不能解决问题。只有扎根中国,才能探索更多符合国情的教育方法,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的发展道路越走越宽。

《中国教育报》 2018年10月9日第一版

发表评论:

二维码